• <tt id="fe7od"><pre id="fe7od"></pre></tt>
        <output id="fe7od"><pre id="fe7od"><address id="fe7od"></address></pre></output>

        1. 前夫猛于虎 第十章
            范家伦觉得不对劲!
            白静莹这女人是怎么了?从咖啡馆开幕那夜共享了一次又一次的激情、相依相偎后,就在他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前进一大步时,没想到她却非常可恶的在躲他,两人关系反而倒退了。
            他表现的不好吗?还是她没有新鲜感?想再另外找依靠?
            呿,门都没有!他是她的女人。而这个女人,让他在工作上都无法专心了,他要再没有把她顾好,就是人财两失了。
            嘟!嘟!
            办公?#20381;?#30340;内线电话突然响起,他按了通话钮,“什么事?#20426;?br />  ?#30333;?#32463;理,白秘──呃──?#21069;?#23567;姐带了一个人要见总经理。”
            这个时间咖啡馆不是开门了,静莹怎么还带人要见他?
            “请他们进来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。”
            一会儿后,白静莹走进来了,而她带来?#30446;?#20154;竟然是骆子凡,她的表情很不对劲,不会是骆子凡跟她说了什么吧?

            “好久不见了。”骆子凡?#21364;?#25307;呼,但表情极冷。
            “是好久不见了。”他示意他们坐下,再请秘书送咖啡进来。
            骆子凡抿紧了唇,双手交握在前。“我没有想到一个嘴巴上说要公平竞争的男人,竟然在暗地里使手段,我不想让静莹觉得我在做人身攻击,如果你有任何驳斥?#24149;埃?#20320;就当她的面说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都知道了?#20426;?#33539;家伦早从郭轩立那里得到讯息,所以此时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惊讶。
            她点点头,神情很复杂。“是,包括子凡调到南非,还有,何经理的出现、我的业绩迅速成长,原来全都是你的关系。”其实她的脑袋到现在还闹烘烘、混混沌沌的。
            当骆子凡出现在咖啡屋,说起这段日子他为何“消失”在她生命里的点点滴滴时,她真的难以置信,所以到现在?#19981;?#27809;有完全消化掉这所有的事。
            她有些头疼的摇头,“我也打电话给我?#33267;耍?#20182;证实那笔债务已由你全付清了,所以我每个月汇给他?#37027;?#20182;也没有领出来交给融资公司,就搁在户头里。”
            “这事你也知道了?#20426;?#36825;点范家伦倒挺讶异的。
            “是我要她去问的,依你的做事手法,那笔债务你是不可能不理的。”骆子凡抿紧了唇。
            他点头一笑,“很聪明,难怪我很欣赏你。”
            “但我鄙视你!”骆子凡?#30446;?#27668;中终于冒出了火花。
            “我是为你好,她的心在谁身上,你很清楚。”
            “但你的心不在她的心上,我也一样?#37027;?#26970;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没有资格做这样的评论,这段日子,你错过了很多事。”
            “那全拜你之赐,不是吗?#20426;?br />  两个男人愈说愈火大,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,四道怒眸交互碰撞,似乎都可以听到劈哩咱啪?#24149;?#33457;声。
            她很?#24149;牛?#34429;然范家伦隐瞒了她很多事,但出发点全是为了她,这份心意,她不会不懂;可是骆子凡呢?他何其无辜,范家伦竟强势的左右了他的人生!
            在她提心吊胆时,范家伦竟然还很白目的说了,“她重回我?#24149;?#25265;了,她又是我的人了!你还要争什么?#20426;?br />  天啊!她不敢?#32874;?#39558;子凡。
            但这句话却把骆子凡那隐藏在斯文外貌下的另一面给逼了出来,没有半句话,他一拳就往范家伦那张讨厌?#30446;?#33080;揍去。
            范家伦完全没想到他会出手,来不?#21543;?#36530;,硬生生的被揍倒在地,同一时间,新秘书正好端了三杯咖啡进来,见到上司被打倒地,吓得手一松,杯盘掉落一地,乒乒乓乓的一片狼藉。
            白静莹见她吓呆了,连忙上前,“你先出去──不对,你先到秘书处去,他们没事的,?#19968;?#22788;理。”
            “是,白秘书。”小秘书习惯性的点?#35828;?#22836;,匆匆忙忙?#30446;?#27493;转了出去。
            她这一离开,白静莹才松口气,转身正要劝两个大男人时,没想到范家伦已一拳击向骆子凡,接下来,两人你一举我一脚的大打出手!
            两人额迸?#24618;椋?#27668;喘吁吁,白静莹看到范家伦一?#25104;?#27668;?#19979;叮?#27627;不手软、出手又狠,而骆子凡虽然也高大英挺,但肌肉与力道显然输他一大截,眼见骆子凡的肚子又被击中一拳,她想也没想的就?#26432;?#21040;他身边,“你没事吧?#20426;?br />  他痛苦的摇头。
            她看到他嘴角渗出血丝,脸上也有青紫的瘀伤,她愤怒的?#19978;?#20854;实已经手下留情的范家伦。“你这野蛮人,到底在干什么?#20426;?br />  “你关心他不说,还说我是野蛮人?!”范家伦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,胸口像是有沸腾的怒火在翻涌着。这该死的女人,他身上也有伤啊!
            “难道不是吗?!一开始错的人就是你啊,他是无辜的,何况,你?#36130;宋遙 ?#22905;气呼呼的瞪着他。
            “但先动手的人是他。”他身上也青青紫紫,被那小子打了好几拳,她怎么不过来关心他?!他心里很不爽!
            她那护卫的神态,令他的喉头不由得酸涩起来,猛烈燃烧的妒火让他几乎无法呼吸,只想再把骆子凡海扁一顿。
            “我动的手,你看得见,但你在我背后动的手有谁看得见?!”骆子凡?#36130;?#28856;的反驳。
            “他说得对。”白静莹很公平的说道。
            范家伦眼内冒火,“你?#21069;?#19978;他了?#20426;?br />  如果这么容易就能爱上一个人,她还会那么痛苦吗?而且,她还?#30634;?#30340;又把自己给了他,却只换来了伤心。
            “我没有爱上他,但我的确是欣赏他,也对他充满感激,他是个很好、很体贴的好男人。”
            “够了!我才不想听那些狗?#28023; ?#24403;他的面赞美另一个男人,这笨女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?
            “他让我相信我是很好的女人,我值得?#35805;?#34987;呵护;可是你呢?在你的心中,我到?#23376;?#20160;么价值?#20426;?#22905;很介意,真的很介意两人肌肤相亲的那一晚,她几次?#30446;?#27875;着说“我爱你”时,他的无动于衷。
            “白静莹,说话可得摸着良心,在以前,你对我说这句话时,?#19968;?#20250;愧疚,那是因为我不怕失去一个妻子,却担心失去工作上的好帮手;但现在你没有在这里上班了,不是吗?#20426;?#20182;简直快气炸了,难道她就只有看见骆子凡对她的尊重呵护,他对她的用心她就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吗?
            “就算是这样,但你?#23630;?#23130;姻吗?#20426;?br />  “我?#23630;稀!?#39558;子凡马上握住她的手,“我也知道你有多喜爱孩子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给我放开她的手!”范家伦咬牙怒吼,他根本不甩什么婚不婚姻的,他只知道他们现在靠在一起,手握在一起?#24149;?#38754;很刺眼!而且他心很痛,心痛得就要死
            “没错,范家伦,?#20197;?#32463;很渴望生下你的孩子,因为我是那么的深爱着你,但是你不要,因为我若是怀孕了,可能会害喜,无法全心工作,之后还会有产假,多了一个宝宝来纠缠,肯定无法专?#26263;?#20320;的秘书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够了!”连他自己都听不下去,虽然他很清楚的知道,过去的他的确是如?#35828;那?#25153;、欠揍,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现在的他已经不同了。
            “你不?#23630;?#32467;婚、不?#23630;系?#19968;个爸爸,所以,我不得不看开,不得不提离婚。”
            “也许过去的我真是如此,但这段日子以来,你难道没有感觉到我的改变?!”
            她知道,但她可以奢想吗?他到底是说不出我爱你,还是根本就不懂得爱人,根本不知道如何爱?她觉得很乱,无法思?#32908;?br />  见她沉默,他的心?#23478;?#20937;了。“我现在的行为连我自己都不敢置信,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鬼?#23381;那希?#31455;然会为一个女人做到这种程度。但你在批评我的‘过去’时,为什么不能想想我的‘现在’?#20426;?br />  他面色遽冷,话里有不满,但还有更多的委屈。想想他这个天之骄子,何曾把自己置在一个女人身后,亦步亦趋,黏得跟牛皮糖没两样?
            骆子凡?#19978;?#20182;,“我现在才知道过去的你有多么自私,就跟现在的你一样,完全不顾虑其他?#35828;?#24863;受!”
            阴沉的黑眸瞪回去,“如果你不想被我揍到开不了口,你最?#20040;?#29616;在起就闭嘴!”他实在受不了他一直出来搅局。
            “你在威胁我?#20426;?br />  噬血的表情浮现,范家伦突地握拳向前,白静莹还来不及?#20174;Γ?#20182;竟然越过她,一拳揍向骆子凡,好在骆子?#19981;?#35686;的闪躲,但他像是疯了一样又要打过去,吓得她紧紧的抱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挥拳,但这样却让骆子凡逮到机会,一连往范家伦的脸及肚子连揍好几拳,打得他跪坐地上,嘴角流血,痛得直不起腰来。
            “子凡,你──”看到地上滴着鲜血,她简直快疯了,她难以置信的瞪着骆子凡,“你怎么可以打得这么重?天啊,你要不要紧?#20426;?#22905;又低头看着一脸痛楚的范家伦。
            “放开!”他咬牙。
            “什么?#20426;?br />  “我说放开!”他鼻青脸肿的恨恨?#19978;?#22905;,一把扯掉她拉住他手臂的手,“像我这样的男人,投怀送抱的女人有多少,你不是不知道,我这么白痴的守着你,是我脑袋有问题!”
            到底是哪个?#19968;?#35828;的,爱情来了,人就疯狂了!他只是满足于现状,只是不懂得示爱,只是不擅长说那些空泛的情话,但他们在一起了不是吗?这代表的意义是什么她不懂吗?可她竟?#35805;?#30528;外人,?#29467;?#20154;来痛揍他一顿?!
            “我跟所?#20449;?#20154;断绝关系,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你身上;克制自己的脾气,就算觉得不高兴还是尊重你的决定;为了证明我不是只在乎你的能力,出资开咖啡店,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。但不管我怎么做,你都感觉不到,你只在意?#22812;?#21435;有多愚蠢伤害了你,根本看不见现在的我,既然这样,那你走吧!”他愈说愈怒,觉得自己就快疯了。
            “我──”她咬着下唇,眼眶都红了。
            ?#30333;?#21834;,走啊,我做了那么多不可原谅的事,让你欣赏的男人离你那么远,你还留我身边做什么?#38752;?#36208;!”他气愤的朝她怒吼。
            她眼泛泪光,原来他真的记得她曾说过?#24149;埃?#35760;得开咖啡店是她的梦想,所以帮她还债、让她没有后顾之忧的实现梦想……
            “快走,我做了一次傻子,够了!够了!”
            他从窗户的倒影看见自己受?#35828;难?#31070;,再加上那张被揍得扭曲变色的?#24120;?#20182;范家伦何时这么狼狈凄?#22812;浚?#21407;来,爱是这么的伤人!
            “静莹,我们走!”骆子凡站起身,拉着她的手,就往外面走去。
            她忍着泪水,思绪翻涌纷乱,呆呆的被骆子凡拉进电梯,但她不想走啊!她的心遗落在那里了,在电梯门关上的刹那,她泪水直落,看着楼层一路往下,再想到范家伦那双受伤愤怒的黑眸──
            她摇摇头,揪着一颗心,泪水直流,“不行,我不可以──”
            他叹息一声,“你还?#21069;?#20182;是吗?#20426;?br />  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他?#38405;?#20570;的一切,但我知道,我知道他只是不习惯曾经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拿走,所以才会这么做,但即使他做错了,我?#19981;故前?#30528;他,无法放下他。”
            她好后悔,其实她不是没发现他的改变,只是因为害怕再受伤,所以才患得患失的?#23460;?#20182;的真心,但没想到她的不信?#25105;?#20260;害了他。
            “静莹……”
            “真的很抱歉!”
            其间电梯曾开阖几次,但在看到骆子凡的狼狈模样,而打消进电梯的打算。
            当电梯门在一楼打开时,骆子凡心碎的走了出去,她想也没想的就再按了十二楼,但一双沾了血的双手突地从关上的电梯门伸进来,她吓了一跳,在看到范家伦的脸出现在两门间?#30446;?#38553;,她?#22868;?#24537;忙的按下开门钮,他整个人气喘吁吁的跌了进来,倒在她身上,她一时撑不住他的体重,也跟着跌坐下来,两人就跟着电梯往上升。
            “你──”看他喘到不行又瘀青带血的脸孔,她难以置信,“你一?#25918;?#19979;来的吗?#20426;?br />  “该……该……该……死的……你竟……竟然……真的跟他……跑了!”
            “我──是你要我走的!”说着说着,她也万般委屈?#30446;?#20102;出来。
            “没……没……?#32908;?#24515;。”他边喘边恶狠狠的瞪着她,像只受了?#35828;?#29467;兽。
            “我──”
            电梯门开了,他们再次回到十二楼,他撑起身子走了出去,她也连忙?#32654;?#36319;上去扶他,完全不知道范家伦为了前妻跟人打架,又为了追回前妻、与电梯?#20154;?#24230;的从十二楼?#26432;?#32780;下的勇猛事迹已经在整个办公大楼沸沸扬扬的传了开来。
            一些狗腿的员工有的叫了?#28982;?#36710;、有的拿了医药箱上来,也有想赚八卦新闻的好事者爆料,所以连记者也出?#33267;耍?#24635;之,接下来是一团混?#25671;?br />  直到这些好事者被范家伦怒不可遏的雷吼给赶走,才终于安静下来。
            办公?#20381;錚?#33539;家伦抽了几张面纸将嘴角的血丝擦去后,胡乱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内,再抬头看着手一直放在医药箱上的白静莹。
            “我没什么事,死不?#35828;模?#20320;坐吧,我们谈一?#28014;!?br />  她深吸口气,在沙发上坐下。
            “好吧,我们就敞开心,好好谈?#28014;?#20320;认为我当初为什么娶你?#20426;?br />  她咬着下唇,想了想道:“你是因为身边刚好有我这个能力不错的女人,对婚姻也没有什么期待,所以不想浪费时间,跟我结婚就等于──”她说不下去了,回想当初他的无心与忽视,再对照自己却是因为傻气的爱与眷恋而点头同意婚事,因此?#35828;?#26356;重!
            所以,当他们共同而行的这条路被迫走到岔路时,他可以很洒脱的往另一条路走去,一点留恋也没有,现在却回过头来想跟她走同一条路,要她怎么能?#31361;場?br />  他深吸口气,目光灼灼?#30446;?#30528;她,“如果这一次,理由完全不同,只因为你是你,所以我们再结一次婚,你怎么说?#20426;?br />  “如果你还要再娶我一次,那我觉得你根本就是欠揍。”因为他根本?#21069;?#23130;姻视作儿戏,以从中得到他所需要的冒险与刺激,丰富他太过顺遂的人生。
            “好吧,我的确是欠揍。”他承认,因为他太愚蠢了,爱上她却放开她,现在又要把她框进他的人生里,绕了一大圈折磨了彼此,所以?#21453;潁?#20294;他不知道她的想法与他的差了十万八千里远,“你打吧!”
            “我真的下得了手。”她的心中有恨、有怨、有爱。
            “好!你打!”
            没有任何预告,她竟然真的往他的肚子狠捶了一记。
            ?#29677;蓿 ?#36825;一拳完全不客气,他痛得抱着肚子,俊脸微微扭曲,难以置信的瞪着在他眼中一向冷静的前妻。
            “你把婚姻当游戏玩了一回,”她知道他做了很多改变,跟以前不同了,但他轻忽了婚姻对她的意义,就像他轻忽了她对他的爱一样,这让她非常难受,酸楚的泪水涌上眼眶,但她强忍着,不让泪水掉下来。“觉得很有趣,所以想再玩一回吗?请另找对象!”
            “不是那么一回事──”他现在才惊觉不对,她误会他了。
            “你不爱我,所以才会如此轻易放弃,需要时也如此随便。”
            “不是的!”
            “但你不爱我不是你的错,我爱你也不是我的错,?#20197;?#19981;了谁。”
            ?#26263;?#19968;等,你没有一厢情愿,我之前只是搞不清楚我也在乎你而已,你这个笨女人!”
            他肯定这一点,虽然他知道他过去的表现与“在乎”二字是完全摸不着边的,但少了她后,他心中一直有一块空白,莫名其妙?#30446;?#30333;,什么东西都填不进去,直到看见她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后,那块空白迅速的被酸味给填满,于是,他才明白了自己有多愚蠢,这块空白老早就被那?#23567;?#29233;”的鬼东西给占据了,只是他当初一直不知道……
            是他的错!也是他自作孽。但他很努力的让她明白他的心意了,难道真的要他把那个肉麻兮兮又娘到不行的三个字说出口,这个蠢女人才能明白他的心?!
            “是!是我太笨!”
            她知道他是在乎她的,但是他的在乎有多少,如果他不说她怎么会知道?!曾受过的伤害让她变得软弱,她只是想要一个?#20449;担?#22914;果他连这个能让她安心的保证都说不出口,她要怎么说服自己原谅他带来的痛苦与泪水?
            看着她起身要走人,他想也没想的就上前拉住她。?#26263;?#19968;下!总之,我的心被某个女人带走了,她不仅不还来,刚刚还想带着我的心跟另一个男人双宿双飞,我能不拚命的跑下楼去追吗!”真是愈想愈生气。
            “骗、骗人!”
            她太震惊了,可能吗?这个意思是他爱她吗?!
            他的表情很臭。“骗人?我刚刚喘得要死,嘴角有血、手上也沾到血,那么狼狈、像个疯子的往楼下冲,让员工看到那样的我不丢脸吗?但我在乎吗?你这死没良心的女人竟然说我是骗?#35828;模浚 ?#22905;是全世界他唯一在意的女人,竟敢?#23460;?#20182;的真心,这女?#35828;?#24515;是?#36824;?#32473;啃了吗?!
            瞧她还呆呆的,嘴巴张得开开的,现在是怎样,还听不懂他爱她,非要他说出来才成吗……
            “我爱你。”他勉为其难、速度也极快的说出这句娘话。
            她听见了,泪水浮现眼眶,她上前一步抱住了他,渴望再听到他说一遍,“再说一次。”
            他俊脸微红,“?#27809;?#19981;说第二遍,总之,你给?#22812;怨?#24453;在我身边就对了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要再听一次,拜?#23567;!?br />  他爬爬刘海,“这──就是我不争气,?#38405;?#36825;个女人放心不下,行了吗?#20426;?br />  ?#26263;?#31561;,我想听刚刚那句斩钉截铁?#24149;埃?#25105;想听你说爱我,?#26032;穡?#21487;以吗?#20426;?br />  看着她又笑又哭又请求的眼神,他突然笑了起来,揉揉她的发丝,“想听?#24149;?#23601;看你的表?#33267;恕!?#20182;恢复了他商?#35828;?#31934;明。
            “什么?#20426;?br />  “伴我一生,总有一天等到我说第二次。”
            “你──”这个男人在赖皮吗?
            “怎么?一生嫌太长吗?那了不起让你再请个假。”算他大人有大?#20426;?br />  “请假?#20426;?br />  “你可以再单身一年,用这一年考验我,但一年后一定要再跟我结婚,简单来说,就是你的身分证配偶栏上可以暂时空白,但只要填上名字,就只?#23567;?#33539;家伦’三个字,明不明白?!”他语气中带?#21866;?#21578;,眼神深情的说。
            她哽咽流泪。
            “还不吭声?是要我说更多,还是让步更多?!?#40092;?#35828;,我也很委屈,你说要离婚就离婚,把我当什么了?#20426;?#20182;愈说火气愈大,怒哼一声,“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观察后,我才明白,?#20197;?#23601;着了你的道了!”
            她不懂。
            “不然呢?我没事娶了你,没事离婚,我是吃饱撑着玩这种游?#36820;?#30007;人吗?!”
            他是在说他对她早有不一样的情感了?她不敢相信,但的确?#21069;。?#20010;?#38405;?#20040;急的他,生命里最懒得花时间的就是女人,但他却──她眼眶涌上一阵热,突地用力抱住了他。
            他受不?#35828;?#25545;了揉她的头发,“难得你这么主动且热情的扑上我,不过,我的胸口很?#21254;?#21018;刚一个很没有良心的女人打?#23435;?#19968;拳,打得比那个讨人厌的男人都还要令我疼痛。”
            “那怎么办?#20426;?#22905;当然明白他在说什么。
            “简单,你身上就有减轻疼痛的特效药。”
            “什──”
            他的唇冷不防的吻上她的红唇,把她吻意乱情迷,吻得她不知天地,谁叫这个女人把他折磨得好?#25671;?#22909;累,不多吻点怎么回本……
            *** 凤鸣轩独家制作 *** bbs.fmx.cn ***
            一年后──
            卧房里,一张大大的床上,范家伦趴在床上,看?#30424;?#22312;一旁的小小人儿。
            他有一双骨碌碌、黑白分明的大眼,粉嫩粉嫩的皮肤,圆滚滚的身子,范家伦伸出大手,稍微用力的将他翻了个身,再翻了个身,小?#19968;?#21679;咯笑着,他忍不住坐起身,把他抱起来,还真像只软绵绵的小猫熊。
            他皱着眉头,没想到四、五个月大的小娃儿也学他皱起眉头,他笑了起来,拎起他的衣领,将他提起来轻轻的甩了甩,小娃儿似乎觉得?#29467;媯?#21679;咯笑了起来。
            “没想到你这么?#29467;?#21834;,儿子,你老爸之前连抱也不敢抱你呢!”
            他又轻轻的甩了儿子几下,宝宝就像是被吊挂在他手上的?#24433;?#19968;样往两边摇晃,瞧儿子还是笑得咯咯叫,他突然把他高抛起再接住。
            “咯咯咯……”宝宝笑得更大声了,他也觉得?#29467;媯?#20110;是再丢高一点,接住,“咯咯咯……”宝宝笑得口水都流了出来了。
            “天啊!你在干什么?!”
            白静莹不过是出去帮儿子买点尿片、奶粉,回来就看到这一幕,差点没吓坏她,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把儿子当球来玩。
            “我没想到无齿之徒这么?#29467;媯?#20320;看。”他再玩一次,揪起他的衣领左右甩动。
            她粉脸差点没绿了,一把抢过笑得好开心的儿子,“他不是玩具,也不是什么无齿之徒,他是你儿子!”
            “他没牙齿。”
            “谁生出?#20174;?#29273;齿?!”
            她抱着宝宝,也许是肚子饿了,他那圆圆肥肥的短手竟然往她的胸脯摸过去。
            “哎呀,这么小就当起无耻之徒了,你看!”他这个做爸爸的马上把儿子的?#35752;?#25163;给拉开。
            “他只是肚子饿,而且就算真是如此,那也是遗传!”她一脸受不?#35828;?#30634;着他。
            “可是他又不姓范──”说到这一点,他还真哀怨,都一年了,这女人跟他住在一起,也生了孩子,但就是不嫁他!
            “谁?#24515;?#24403;前夫时的表现比当丈夫时要好。”一个打趣的声音突然从半掩的门后响起。
            他瞠目结舌?#30446;?#30528;骆子凡出现,“喂,为什么你这个讨厌鬼今天又来了?#20426;?br />  “别这么说,”她抱着儿子走向他,再瞪范家伦一眼,“我刚刚回来时就碰到他,但听到儿子的笑声那么大,急忙跑上楼,都忘了还有他这个客人了。”
            “我不是客人,我是孩子的干爹。”他微笑的拿出玩具给粉雕玉琢的宝宝玩。
            “那是静莹一厢情?#28014;!?#33539;家伦忍着想将玩具丢出去的冲动。
            “但她是他妈!”
            “你──”
            “怎样?你是她前夫,只是前夫!我要追她,你也没办法。”
            骆子凡是?#23460;?#27668;他的,他对白静莹的爱情已经升华成友谊了,他舍弃了南非的工作,回到家族企业,目前已经有一名要好的女友,喜事?#27493;?#20102;。
            “可恶!我是前夫又怎样?!”范家伦气呼呼的要赶人,一张红帖子突然打到他的脸上。
            “子凡要结婚了。”
            “对,我又早你一步成为某?#35828;?#19976;夫,范家伦,你真的很逊!”
            他看着喜帖上面的名字,新娘不?#21069;?#38745;莹,他松了口气。可是,看着前妻跟骆子凡有说有笑的,他又很哀怨,何时他才能升格当丈夫呢?
            “我走了。”骆子凡拍拍他的肩膀,给他一个眼神示意他送他出去后,两个曾是情敌的大男人站在别墅门口,“有人告诉我,某人不说‘我爱你’,她就不嫁。”
            “真的?!那就是──”
            “是,别忘了参加我?#24149;?#31036;时,媒人红包就一起包了!”他笑。
            当晚,这座充满爱的别墅就听到有人大声的?#30333;牛?#25105;爱你!我爱你、我爱你……白静莹……”
            【全书完】
            【豆豆小说订阅号】
            01、添加订阅?#29275;╠dshunet),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;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?#19981;叮?#35831;购买正版。

          .

          海口七星彩808彩票网

        2. <tt id="fe7od"><pre id="fe7od"></pre></tt>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fe7od"><pre id="fe7od"><address id="fe7od"></address></pre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1. <tt id="fe7od"><pre id="fe7od"></pre></tt>
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fe7od"><pre id="fe7od"><address id="fe7od"></address></pre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1. 事件彩民福彩中心 如何购买广西11选5 浙江快乐彩任3走势图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记录 皇冠网搜狐彩票 江苏11选5技巧 甘肃快3推荐号码 3d最大值彩经网 20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25选7开奖公告 足彩15152期开奖结果查询奖金 意甲小旋风大结局 飞鱼直播间 中国象棋棋谱大全 华东15选5论坛